当前位置 : 首页 >> 学生天地

    【情感驿站】 烟火裹挟的日日年年

    来源: 经济管理学院      作者: 尹诗雯      上传时间:  2019-02-22      浏览次数:  

        【编者按】为更好建设学生“第二课堂”,展现我校大学生丰富多彩的校园生活,书写当代青年学子奉献农业、胸怀天下的情怀,党委宣传部对新闻网“学生天地”板块进行整改,拟设情感驿站、时事茶座、校园展厅、文艺花园、别样征途、中外书架、叽喳寝室、扶贫一线等栏目。敬请广大同学关注这片属于大学生自己的天地,并投稿。投稿邮箱:xndxxbjzt@163.com。(稿件请注明姓名学院专业班级联系方式等信息)

        前几天翻微博看到一句话:不是过年少了年味,而是你的年龄不再是过年最开心的人。我忽然闪现出小时候蹿腾的烟火升腾在空中炸开成五颜六色散落的烟花,我在四面袭来的爆破声中四处逃窜。大年初一起来,窗外面还有厚厚的积雪,地上散着鞭炮的碎屑,白雪地里散着一片红,空气里弥漫着一股火硝的味道,在我的记忆里,这就是年的味道。我蓦地回头问爸今年买烟花了没有,他说没买,也没人爱放。

      可能因为长大,缺少了任性的理由,我也不好意思在和爸爸买年货的时候多选一些我爱吃的肉,在除夕夜混在一群小孩子中间摇着呲花期待硕大的烟火。年和我们一样长大了——由一个活泼淘气的孩子变成彬彬有礼的少年,在岁月更替里又变成了深沉稳重的青年。年不会再像从前一样和我们一起玩鞭炮游戏,不会再像从前一样和我们一起偷吃食物,在家人包饺子的时候偷偷拿下一块面捏面人,在年夜饭还没做好的时候跑到厨房偷吃一块熟了的半成品。

        我坐在沙发上回味着被岁月冲淡的小时候。那时过年还有一个星期爸妈就会给买一身新衣服,期期盼盼地到过年那天才会穿上。每次走到奶奶家都会看到一整栋楼的厨房里挂着红色的灯笼,映在有霜雾的窗户上成红色的晕,很是喜庆。以前每逢亲戚来串门,兜里就会塞满糖果和压岁钱,记忆里的年夜,有窗外的鞭炮震的隆隆响,一抬头就能看的见不知是谁家放出的烟花,电视里放着春晚的歌舞,翘首等着一盘热气腾腾的饺子上桌。饺子里总会选出几只在里面放枚硬币,吃到的人就会万事如意。其实硬币很咯牙,可是吃到的人还是会欢喜。有一年春节,奶奶特意把藏了硬币的饺子包的好大,还偷偷告诉我要挑大的吃。现在我才懂,我们所期待的年,并不仅是年夜饭的味道、饺子里的硬币、朋友的相聚与故乡的水土,而是所有这些加起来家的温暖。

      我依旧很喜欢,很喜欢做年夜饭时候大家一起在厨房间忙碌奔走,听着锅里小鸡炖红蘑熬煮的冒泡声,看着油锅里翻起油花的肉片,炒勺的声音和火的声音交错,看着火焰长长短短不规则地舞动,这些入油翻腾、入火爆炒、入糖挂糊交织着一个崭新的热闹的新年。每次我想到厨房里去凑热闹,爸爸总会叫我到外面等,我总会趁其不备在嘴里塞一块刚炸好的肉。年夜饭桌琳琅满目,平常坐在一起吃饭的一家人这时总会找个借口提一杯酒,无非是说些吉祥话,但是大家听了都会在心里祈愿成真。过年的时候总是有很多小规矩要大家心照不宣地遵守,一个一个叠加起来,才是算作个完整的年。每年发生的这一切,都会在这天给我带来一些真切的幸福感。

      然后伴随着串串烟火直插苍穹,枚枚硕大的烟花在星空点缀的年夜里灿然绽放,身后是春晚里歌舞的旋律,伴随着喧喧嚷嚷聊天打牌的声音。我隔着窗户半眯着双眼听着或激昂或悠扬的歌声,抬额仰看这一城的烟火。子时一过,鞭炮声骤响,虽然现在已经没有小时候接电话的人听不到对方说话那样夸张,但我依旧调皮地把电视声音调大一点,让它掺杂着爆竹的声响,仿佛一切都还是以前的样子。我饶有兴趣地拿着呲花去窗外摇,看划过的空气中留下的光亮。

      现在这种不大不小的年纪,吃腻了糖果,少了压岁钱。但我依旧想把现在的年过出十年前的味道来。我期待着这个中华民族的传统节日不会再继续演化为一个疲于走亲访友,束于礼节风气的日子——多一些对过年的兴致勃勃,从心底地兴奋期待,毕竟北方的年在我们的记忆里都曾热烈而浓郁。

        作者:尹诗雯

        编辑:刘雨婷



    责任编辑:靳军